正如我的同学爱做减法的原因:选择“不持有

2018-08-29 21:05 来源:未知

  大学里有位同学是个生活理念极潇洒的姑娘。当我们勤勤恳恳攒钱买下心心念念的衣服、包包,然后抱着“天长地久”的珍藏态度给衣柜持续做加法时,她的生活空间却显得“骨骼清奇”。南方漫长的夏季,她的衣柜通常只有三四件常穿的连衣裙,交替搭配两个包包,简单得要命,但必须承认,她衣物迸发的光彩绝对碾压我们。不知为何,总自带一种“合适”的美感。

  这个女同学努力实习、做兼职,用亲手挣的票子换来心水宝贝,但与其他姑娘不同,她不恋旧,衣柜“刷新”速度极快。我们习惯容忍“不合适”的衣服躺在宿舍长眠不醒,而她不会。感觉已不够喜欢的装扮,她果断冲到淘宝上二手转卖。时常发生的场景是:她背着包包走进教室,轻描淡写地告诉我,这是最后一天拥有那只包了——明早会有新的主人。

  这姑娘的名言令我印象至深:“多拥有一件没有感情的东西我都忍不了,因为它限制发现 新恋情 的可能。”

  所以,当我在豆瓣上看到“不持有的生活之道”小组时,感觉遇见了14717个我的那位大学同学。

  “超过自己管理能力的物品,不持有;不留恋的物品,不持有;无法回归自然或转让给其他人的物品,不持有;和自己或自己的生活风格不符的物品,不持有……生命本身就是一场体验,只经历,不占有。”小组介绍颇似近来很火的“断舍离”概念,提倡人通过对日常家居环境的收拾整理,脱离物欲和执念,过上自由舒适的极简生活。而仔细研究成员的发言,你会发觉这个小组拓展了更多好玩的理解角度。

  最重要的一条,正如我的同学爱做减法的原因:选择“不持有”,是为了消灭毫无必要的感情,从而腾出空间获取新的人生快乐,以及进步的审美。

  “不持有的生活之道”小组中,几乎每个帖子都能掀起互动讨论。比如有人抛出一问:“你家有几个垃圾桶?”于是一伙人在评论区依次报数,报到最后不由认真“反省”起来:咦?咱家垃圾桶的确泛滥成灾呢,是不是该精简下了?

  在这里,大家尽情分享自己生活的“不持有”,有人会双手赞成,也有人反复质疑。毕竟小物亦关情,留与舍之间的对抗免不了纠结。

  有小组成员列举出了人们极容易犹豫的“持有”:亲朋好友外出旅游给你带的但你很不想吃的土特产——送给乐意吃的人,才对得起跋山涉水的心意吧;旅行时买来再也没用过的廉价首饰——那是反而会令回忆失色的累赘;材质粗糙得不好意思穿上街的连衣裙——蹭了便宜却掉了品位;挤占钱包、抽屉的各色优惠券——“把时间用在提升自己,比研究一点点折扣更有性价比,并且优惠券常常会引诱你购买更多其实并不需要的东西”。

  一个成员扔了整整一箱10年前买的或是至少五六年没穿过的衣服,还有5双基本不能穿的鞋子后,感叹以后不在网店乱买衣服了:“衣服、鞋子都只在实体店买当季必须的,不上打折和清仓的套儿。减少不心动的物品,在更替中逐渐提升自己物质生活的档次!”

  恩惠、便宜、冲动、盲从……商业文明为人类扩写了欲望之书,人性的万千细微感情,在大大小小的物品上得到全部兑现。整顿乱糟糟的房间只是初级动力,许多组员愈发认同“不心动即无价值”的理念。与其长年将就平庸无趣的贴身物,为何不勇敢抓住真正美好的可能性?更有执行力强大的组员制定了一套“断舍离”计划,以日记直播完成进度,立志花几个月时间,打理清爽屋子,提升自我状态。

  在小组里,“不持有”理念甚至被延伸到日常以外之物。“有一盒子火车票、机票、大巴票、门票、电影票根,你们都扔了吗?”一成员提议密封、埋好,而其他人支持拍照、扔掉实物,充分响应“只经历,不占有”的号召;有的成员开始清理起手机相册,以一个地方只留一张最好的为原则,删掉所有重复的纪念,只在意感动的真实瞬间。

  而整个小组热度最高的帖子,是由组长发起的,主题看似和组名没有什么关系——“收集每天的快乐”。底下评论近千条:“昨天下雪,吃了火锅,今天还想吃,可是出太阳了”;“半夜乘着雾气走回家,头上的树叶闪着银色的光亮”;“晚上两个人一起包了饺子,相当yummy”;“读台版书的时候,纸页摸上去带着幽深的凉意,像是海峡的风还留在上面,真是高兴”……满满都是触手可及的“小确幸”。天天谈论着具体商品的价值,结果却是莫名、抽象的情感更易被人们用力记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