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处长脸朝靠背椅子上趴着

2018-10-04 16:01 来源:未知

  马运堂马处长快六十岁了,眼看就要离开工作岗位,每每想到这,他总是显得有点烦躁不安。最近不知怎么搞的,他与他那跟随他多年的沙发靠背椅子较上了劲儿。

  以往,中午吃完饭都要回去休息,近期却不喜欢回家,就喜欢在办公室他那张靠背椅子上凑合一下,眯一会。

  马处长的这张椅子已跟随他多年,他还是副处长的时候就有了,现在处长干得都快到头了,却还舍不得换。

  这张椅子是张正宗牛皮沙发靠背椅,下面有钢结构的支架和底盘,底盘上面有液压调控系统,可以调节高度和坐姿,两边扶手是黑胡桃木制成的,尤其是那靠背部分制作得比较讲究,完全根据人的身体曲线制作完成,如果靠在上面小憩一会,准能让你美梦无边,鼾声连连。

  马处长的这张椅子由于用的时间比较久了,转动部分的那根轴不太灵,靠背部分的弹簧弹性也不是很足,在马处长那肥胖的身躯的长期折磨下已不能及时回弹,每次在马处长想要调整一个比较舒适的坐姿时那弹簧都会发出痛苦的呻吟。那根支撑并承受马处长一百七十多斤体重的轴,更是显得力不从心,经常发出“嘎吱、嘎吱、嘎吱吱”的声响,再与那疲软的弹簧清脆而又浑厚的“嘣——吱、嘣——吱、嘣吱吱”的声响配合起来,就是“嘎吱嘣吱、嘎吱嘣吱,”这种声响对于马处长来说真是一种享受。

  这种享受大都发生在午间休息的那段时光。尤其是他悠闲地靠在沙发椅上不断调整坐姿或睡姿时那声响就会显得更美妙,“嘎吱——嘣吱——嘎吱吱——嘣吱吱”。抑扬顿挫、快慢适度,在这种美妙的声响中马处长经常自我陶醉、悠然自得。那已禿顶的脑袋贴在沙发靠背上,远远看上去就像一朵盛开的向日葵。

  这种节奏感很强的声响对于马处长来说是一种享受,可对于隔壁的科长骆佳丽来说简直就是一种折磨。

  骆科长今年36岁,跟老公离婚已两年半时间了,长得很漂亮,个子高高的,披着一头长发,使用的都是法国名牌香水,每当她从走廊上经过时,整个廊道上都弥漫着沁人的芳香。可是,从她那美丽的背影中往往能感觉到她那孤独的灵魂。

  去年,她刚从下面科室提拔为科长。她办公室与马处长的办公室中间就一排柜子隔着,隔音效果差到了极点。

  马处长年龄大了,屁经常夹不住,每次放屁的声音骆佳丽都听得明明白白。马处长放屁有一个特点,每次放完之后都要轻轻地叹口气,那潜台词给人的感觉就是——“舒服”。接着再“滋溜”呷一口茶,在嘴里过一会,然后很使劲地“咕嘟”一声咽下去。这样的流程骆佳丽已烂熟于心了。

  骆佳丽午间休息经常不回家,也是在办公室凑合,可每当她快入睡的时候隔壁就会传来“嘎吱——嘣吱——嘎吱吱——嘣吱吱”的声音,让她无法入睡,越想越烦心,她用来盖肚子的小棉被经常被她折腾得一会儿像麻花,一会儿像花卷。

  有一天中午,骆佳丽正在等待这种声音再次出现的时候,隔壁马处长的办公室突然发出“咣当”一声巨响,紧接着就是东西倒地和马处长的“哎哟”声。

  骆佳丽以最快的速度冲到马处长办公室门口推门而入,只见那沙发椅子已断成了两部分,马处长脸朝靠背椅子上趴着,屁股撅得老高,双膝跪在椅子垫上,断了的沙发下半部分的那根轴正好顶在马处长的腰部。

  第二天,办公室刘主任以极高的办事效率给马处长换了张新靠背椅,就在刘主任把那断成两截的沙发椅让人给拖走时,马处长一手扶着腰一手指着那已废弃的沙发背对刘主任说:“你让人把那里面的弹簧给我抠出来。”